<acronym id="cbpon"><form id="cbpon"></form></acronym>

    <acronym id="cbpon"><form id="cbpon"><mark id="cbpon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1. <input id="cbpon"><rt id="cbpon"></rt></input>
    <code id="cbpon"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cbpon"><ol id="cbpon"></ol></code>
    1. <var id="cbpon"><rt id="cbpon"></rt></var>
    2. 家長幫-故事大全故事大全

      掃描二維碼
      立即下載
      家長幫手機版
      故事大全 > 經典故事 > 趙普:安全感先于幸福感

      趙普:安全感先于幸福感

      來源: 故事大全發布:2014-01-03經典故事


      生命,只在一呼一吸之間



      趙普少時就開始顛沛流浪,從安徽黃山到池州,轉合肥,客居北京,始終在走。他從小就愛挑戰個高體壯的男生,對方在沙地上壓扁他,問:“認輸不認輸?”一邊把他的光胳膊在沙地上磨來磨去,他疼得齜牙咧嘴,就是不認輸。就這么長大——要么認輸,要么變得強大。



      16歲時,趙普參軍,在一次晚會上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引起領導關注,被調到團政治處廣播室,從此對播音情有獨鐘。



      19歲退伍后,趙普在安徽體育館人事科待了4年,為老干部服務。“有兩年都在迎來送往。老干部走了,我要慰問家屬,聯系殯儀館,買送花圈。”常常從殯儀館出來,取掉小白花,趙普立刻跳上公車,然后健步跑進安徽省氣象臺播報室,別上話筒,有模有樣地播報次日氣象。為了這3分鐘出鏡的兼職,他常常要在路上折騰很長時間。



      23歲,他沒有接到續崗通知。竟然下崗了!



      是因為直言不諱的工作方式,還是陽春白雪的藝術理想?父親也在同年病逝。為別人的父親寫過訃告,鞠過躬,見多了生離死別,臨到自己,仍是眼淚熱流。



      “爸被人叫了一輩子‘老趙’,沒有等到別人改口叫‘趙老’就走了。”從此獨自行走在艱危歲月。擺過地攤,賣過玩具,扒過火車,住過地下室,光在北京就搬了13次家……“我是搬家高手,速度奇快!”



      趙普曾寫過日記以示心跡:“孩提時候,爸為生活奔波,自省城下放到山鄉,又從山鄉調到濱江小城,再調回省城……上中學時,一家人漸次團圓,生活逐步安定。此時的我年輕氣盛,覺得爸爸守道而不能達變,忠厚而不用智巧……退伍以后,歷經就業、下崗、上大學、再就業,漸知好歹,想起小時候,爸啟我以智慧,授我以操守,不禁自慚形穢,始有曲意承歡之意,此時的爸爸已形容枯槁,暮色蒼茫了。”收筆一句:“生命,只在一呼一吸之間。”



      一路漂泊,旅程短暫



      1995年,北京廣播學院(現中國傳媒大學)播音系干部專修班在全國招生,趙普考上了,他揣著僅有的8000元來到北京。1996年年底,他拿到了大專文憑,打開一看,啞然失笑。



      “斜紋底文,全部印著‘成人’的字樣——這不是畢業文憑,是我的成人禮呢。”



      盡管25歲的大專生有點老,趙普還是憑借主持經驗和實力,進入北京電視臺實習。



      他興沖沖搬進了臺里位于西三環的地下室。10平方米,上下鋪,8個男人抽煙喝酒,打呼嚕。但真正不可忍受是沒有機會上鏡,他每天對著本子和話筒抑揚頓挫地配音。



      當時的老主任羅影說:“宋朝刑罰有一招叫‘殺威棒’,知道嗎?心氣再高,也得在這兒憋著!”足足半年不給鏡頭。趙普熬著,沒事就去臺里,看別的主持人怎么播音。很苦悶的時候,他能一夜抽完一包阿詩瑪。別人都睡了,只有他的煙頭一明一暗,直到抽醉倒地。



      那年春節他沒有回老家,等到機會上鏡,擔任一個小節目的主持。



      1999年,趙普和一位叫朱朝輝的農民青年同時嶄露頭角。這一年的6月20日,山西臨汾吉縣人朱朝輝騎著一輛粉紅色本田250摩托車,沿著父親設計的跑道,成功飛越黃河壺口瀑布,創造了歷史。



      為了報道這次飛越,北京臺竟把轉播臺開到了壺口瀑布現場,準備跨省直播。帶隊的是王惠副總編輯。當時共5位主持人,分擔不同角色。年紀最輕的趙普被安插在可有可無的位置,現場說一句話就OK:“朱朝輝嗖的一下就飛過去了!”



      沮喪的趙普仍然具有行動力。當時電腦還不普及,他在來之前就特意查了壺口的資料,到達當地后馬上收集實際情況。然后他到瀑布現場考察,決定方案:穿上救生衣爬到瀑布下面,找消防部門借一根粗纜繩把自己捆緊。這個角度能拍出瀑布的險峻——史無前例。



      “飛越”的前晚小組開會。王惠說:“鏡頭過來,可能說30秒,也可能說5分鐘。你們都說說看。”別人都說一兩分鐘。趙普一氣說了10分鐘,沒停,有歷史故事,有當地民情,也有拍攝角度。



      在接下來的直播中,趙普的鏡頭最多。變化隨之而來。趙普被調到了“公益歌曲大擂臺”,只做大型節目,年年主持北京臺春晚,成為臺里一哥。



      生活穩定,薪水豐厚,趙普卻在2006年出人意料地參加了央視二臺的《魅力新搭檔》比賽。



      “在選手里我是資深人士,其他人要么剛畢業,要么剛入行,他們都喊我老大。跟一幫小弟弟比賽,我要是跌出前三甲,就已經敗得一塌糊涂。”



      他最終拿下了賽事第三名。隨后,央視新聞節目《朝聞天下》制片人約請趙普主持。趙普不分晝夜地做了7個樣片,正式播出后反響很好。



      當時趙普在北京臺剛好干了10年,單位正在進行最后一次福利分房,象征性交上10萬就能拿到鑰匙。負責人說:“房子給你留著,你再考慮!”趙普說:“您把10萬退給我吧。”對方勸:“你在這里,是制片人,一哥,又有房……”趙普笑了。開弓沒有回頭箭。



      “做新聞人是我根子里的理想。”



      哪怕是檔早上4點就要起床錄播的新聞節目。



      一直在路上



      演播室和博客都成了平臺,他對歷史、經濟、教育、人文……事事關心,為公民的權益斗爭,因西藏支教者感動,追究“超級細菌”的幕后主兇,探討安全門和安全感……



      2008年,趙普在播報汶川地震新聞時哽咽,不過是這份責任感微不足道的表現。他舉了個直播中的例子:有次外國的運動會,田徑賽場的運動員竟被一個飛偏的標槍扎中了。



      “場面很滑稽,你一瞬間想笑,但是你真笑了,就有問題——你是冷漠的看客還是一個有關愛者?只有0.1秒的時間給你判斷。是內在決定外在。”



      從退伍老兵到央視主持,又因“哽咽”為世人所知,故事很勵志,而真實的趙普總有不同的焦慮。



      他曾為文憑焦慮,后來相繼攻下了北京電影學院的制片專業學士、北京師范大學的藝術專業碩士,總算解了心頭之窘。



      現在他為發展焦慮。新聞風格的發展、自身精神的發展、公民社會的發展……人說四十不惑,而39歲的他總有不解。在父親彌留之際,他目睹了老人的困惑——“(父親)不解世風炎涼,不解人情險惡,不解順逆,不解權變。”這份不解,遺傳了下來。



      當兵時,趙普就在想兩個問題:城市兵和農村兵為什么格格不入?自己的關系在連隊,工作崗位卻在機關?排長和首長的命令發生沖突時,聽誰的?



      那時,班里有個大菜園,他常常獨自在其中散步。散了兩年,他找到了答案:“必須溝通,你了解了對方,還要讓對方了解你。吃虧是福不是口號,是經歷出來的。”面對矛盾,“我一定充分思考,然后堅決行動”。如果實在郁悶,他會關上房門,鋪開紙筆,寫字,有時能潤墨揮毫一天,與懷素、蘇東坡、米芾對話,散去個人的掛礙。

      相關經典故事

      經典故事推薦

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热热色在线